這個小小的粉色隊伍由當地貧民窟女孩組成,帶隊老師是年輕的 Tuany。雖然才二十出頭,想進芭蕾舞團而無門的她,已經將自己的夢想寄托在這些后輩身上。

上帝之城依然不太平。距離你17322.6公里的里約熱內盧,有一群女孩兒正在冒著生命危險練芭蕾。她們腳下的瓦礫殘骸屬于阿萊芒社區,這里有毒販交火,幫派開戰,暴力橫行,槍聲不斷。身著緊身衣的女孩們在其間翩躚,纖美精致的溫室藝術看起來悲情硬核。

1562319999526281.jpg

這個小小的粉色隊伍由當地貧民窟女孩組成,帶隊老師是年輕的 Tuany。雖然才二十出頭,想進芭蕾舞團而無門的她,已經將自己的夢想寄托在這些后輩身上。在安全與溫飽都無法保障的境地里,追求自我實現是如此飄渺。她說了一句無比沉重的話:媽媽把她的芭蕾夢想留給了我,現在我交給她們。

起初,Tuany 一個人在路邊跳舞。小女孩們看到了,小鳥般一個接一個地跟住了她。就像其他欠發達地區遇到的情況一樣,這里的女孩常常因過早意外懷孕而失去童年和青春?!拔覀冊谶@里什么也做不了”,一個追隨 Tuany 的女孩說。她們對自己將會遇到的阻礙一清二楚,于是如救命稻草般抓住跳舞的機會。

1562320015896746.jpg

沒有教室、沒有把桿、沒有空調,穿著捐贈舞衣的小女孩在簡陋的空地里手拉手,快樂神情與陽光中產家的小孩并無二異。她們學到了自尊、友愛、全力以赴。有個小朋友的講述特別叫人動容,她說自己因為身材的緣故很煩惱,但是跟大家跳舞這件事呢,“讓我覺得自己特別重要?!?nbsp;說完想了想,又很篤定地笑笑。

男人們在外面挑釁流血,女孩們圍在一起唱歌:“天佑我的明日,從日落到天明。但尤其要保護我的今天?!?很難想象頻繁目睹暴力事件會對她們造成多么嚴重的心理創傷,更難想象的是她們在這種狀態下還保持著圣子心境。有個女孩說:“我替那些無辜的人害怕?!?真是個小天使!

1562320035434041.jpg

每個人都提到了 “夢想”。當舞者,進舞團,看看世界,當然還有最重要的 —— 早日逃離貧民窟。不過她們絕不因出身而蒙羞,相反,她們聲稱:“我們需要的是能看見我們未來的人?!?/p>

虛無已久的你想必會因這群女孩震動五秒,能做的操作似乎也只有默默三連。不過我相信你心底的價值排序已經發生了些松動,重新領悟了些生而為人的意義感。你手中的自由就是她們想要的未來,可別浪費。

Producer: VICE 團隊

編輯: 趙四

Translated by: 人人影視字幕組

© 異視異色(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及使用,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