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隊的夏天” 已經到來,而屬于樂隊漫畫的夏天,卻老是那么的短暫,那么的悄無聲息,成為掉進漫畫汪洋中的一滴汗珠。

進入六月以來,似乎大家的周末時間已經不夠用了,我們趕上了一個青年文化以綜藝形態百花齊放的井噴期,優酷、騰訊、愛奇藝 將街舞、滑板、說唱、搖滾樂一一收編囊括其下,相信有不少人為了優享版的獨占內容,一下充值了三個平臺的會員。

每每提及到青年文化的分門別類,漫畫(尤其是原創漫畫)似乎總是會落入被忽略不計的境地,即便真有哪家想填補收視空白,打造一檔和繪畫能夠進行嫁接的綜藝節目類型的話,不出意外,最后還得是保證維持街頭調性的涂鴉大比拼吧?贊助商會從多樂士與立邦兩者中脫穎而出嗎?誰知道呢,敗者是不是得把手里的 BlackBook(涂鴉術語里草稿本的意思)扔進碎紙機?Beef 的體現是不是起因自爭奪一面公共廁所的外墻?入圍者是不是由評委親手給佩戴 3M 噴漆口罩?節目后期組是不是會用 “華文彩云” 字體來表現技術名詞?

調侃過后,我還是收縮起了我的周末綜藝視野,把積極性分配給了 “樂隊的夏天”,畢竟不少參賽者都是認識的朋友,審視他們在流量大舞臺上能否做到表里如一是我跟到現階段的唯一動力,已經有不少公眾號自媒體開始圍繞參賽樂隊“挖墳” 和 “鞭尸”了,畢竟是好多人的 “寶藏樂隊”,都得按出土文物處理。

我確實手頭也有不少上世紀90年代創刊到??母黝悎罂s志,當我在潮濕悶熱的地下室整理過往的歷史留存時,得到了一個有趣的發現。那就是在2001年5-8月期間發行的《北京卡通》雜志上,曾經悄然上演過一陣子漫畫版的 “樂隊的夏天”。

1561553762252207.jpg《北京卡通》2001年5月號

在我們翻開塵封的雜志前,先來介紹一下《北京卡通》誕生的特定歷史環境吧。

1995年創刊的《北京卡通》并不是中國第一本原創漫畫期刊,但它的誕生恰逢具有開天辟地史詩意義的《畫書大王》???。

夭折的《畫書大王》,最早的原創溫床:

由盜版漫畫的溫床 —— 寧夏人民出版社 與 北京電影動畫學院客座教授 —— 王庸聲 合辦的《畫書大王》半月刊采取了有別于港臺第三方渠道的創刊方針。

huawang.jpg《畫書大王》第18期封面

一方面選取少量海外佳作刊登培養讀者的閱讀審美,以試讀章節的形式,促進了寧夏人民出版社旗下盜版漫畫單行本的銷量,單是盜版利潤就足以擺平若干次的罰款金額了,有人統計過寧夏人民出版社的盜版漫畫所賺取的利潤超過一億人民幣,而最大數額的罰款也只是利潤的不到1/6。

另一面不斷增加國內作者的投稿比重,打造明星化漫畫家連載模式,期間還舉辦了 “94畫王超短篇征稿活動”,降低了投稿的門檻,令更多的素人漫畫家有機會嶄露頭角。也有人說此舉是為了應對1994年聲勢浩大的盜版漫畫打擊行動的緩兵之策,好在辦刊期間確實對原創力量產生了極大的扶持作用。

huawang2.jpg“94畫王超短篇征稿活動” 作品節選

只可惜好景未長,一次圍繞少兒期刊的討論會議上,一位到場的老領導指著刊載在《畫書大王》彩頁中的《城市獵人》的插畫,發表了涉黃的批判,沒有任何挽回補救的余地,《畫書大王》不偏不倚的死在了創刊一周年的總第24期。

huawang3.jpg《畫書大王》創刊一周年之際,日本漫畫學院院長 木村忠夫 的致賀詞

拼盤類漫畫期刊的一年戰爭:

一時間,漫畫類期刊陷入了兵荒馬亂的戰國時代,利益驅使下,主打日本同期流行漫畫作品的拼盤類雜志開始群雄割據,它們還有一個更加顯著的特征,那就是沒有刊號。明眼的讀者不再寄情于這類東拼西湊的劣質讀物,閱讀投資繼續回歸到盜版單行本上。

1561554558365223.jpg把 桂正和、井上雄彥、富堅義博 推上后鳥山明時代的《新畫王》

huawang5.jpg敢于連載《寄生獸》的《漫畫天堂》

huawang6.jpg封面都是由國內畫師臨摹出來的《熱門少年 TOP》,這本刊物更大的意義在于令國內讀者知道了世間還有美食類漫畫《妙手小廚師》的存在

huawang7.jpg更有率先連載《蠟筆小新》但沒能發行幾期就消亡了的《幻想畫王》

老顧問的重整河山待后生:

經歷了為期一年的亂世,剛剛對于新漫畫的研究與探索有所收獲的 王庸聲 轉戰到《科技日報》主辦的《科普畫王》旗下擔任總顧問,甚至連 “全新型漫畫半月刊” 的 slogan 以及畫王的 logo 形象一并沿用了下來,相較于《畫書大王》相對寬松的漫畫創作環境,《科普畫王》上刊登的國內外作品通常維持在科幻、懸疑、醫學、自然等命題范圍內,64頁的篇幅滿滿當當的塞下了尼斯湖水怪、愛因斯坦相對論、未知的外星文明、神乎其神的醫學奇跡這類優良課外讀物樣式的內容。

huawang8.jpg《科普畫王》的統一選題調性

以往活躍在《畫書大王》旗下的幾個臺柱子漫畫家也先后將沒有連載完的故事在此續寫下去。

長壽的《北京卡通》問世:

這個時期的原創漫畫期刊開始被賦予更多的社會使命,1995年10月創刊的《北京卡通》可謂是出身名門,先是被 “中華人民共和國新聞出版署” 列為 “全國百種重點社科期刊”,1995年出版業十件大事中的第九件說的就是《北京卡通》的問世,隸屬北京出版集團旗下,豐厚的出版積淀與傲人的銷售業績使其發行壽命長達11年之久。

huawang9.jpg《北京卡通》每期封面上都標注出其在出版界的社會地位

以 “引領動漫時尚,展現青春風采” 為己任,先后刊載了不少洋溢著當代青少年青春與夢想的原創佳作,比如 姚非拉 的《夢里人》、聶峻 的《丟丟俠》、《我街》,甚至還有 翁辰、姚巍 這樣優秀的女性漫畫家脫穎而出,為初高中生乃至大學讀者搭建出了一個極具規模的青年漫畫景觀。

yfl.jpg姚非拉 的《夢里人》

huawang11.jpg聶峻 的《我街》

huawang12.jpg不必糾結作者是否是 達叔 與 明哥 的粉絲,涉及到街頭運動題材的作品,《溜冰滾族》確系《北京卡通》里的獨一份

時值家用電腦在千家萬戶普及開來,《北京卡通》聯合了清華紫光舉辦過一場為期三個多月的 “紫光杯” 電腦漫畫大賽,200多位作者的近300幅作品,吸引了眾多電腦愛好者的踴躍參加,參賽作品不光是新生代漫畫人才的想象力體現,更預示著掃描儀、手寫板成為未來的主要創作途徑。此次大賽無疑是一場屬于新老兩代原創漫畫人們的成果展示。

huawang13.jpg“紫光杯” 電腦漫畫的參賽作品選登,獲獎的作品可以享受到印刷在封二封三的殊榮和物質嘉獎

huawang14.jpg改編自臺灣網絡小說作家 痞子蔡 的《圍巾》的同名作品更是一個標志著數碼化全面襲來的信號,漫畫作者們不滿足于僅僅對于自身生活的捕捉

相應的每年7、8兩月的暑期,《北京卡通》還會設有面向新人的 “暑期漫畫提高班”、“暑期漫畫新概念夏令營” 等活動來不斷培養孵化具有潛力的預備役,讀者服務部另設有各種畫材畫具的郵購業務。

huawang17.jpg“暑期漫畫提高班” 招生簡章

跨過新世紀大門的《北京卡通》,此時已經呈現出一本成熟刊物應有的風貌,資訊驛站、開心四聯、互動平臺、編輯手記、心理測試等欄目的補充,更令這本刊物增添了可讀性與實用度。

huawang15.jpg無論什么時代,大伙兒對心理測試的熱情就從未減退過

透過肩負著社區交友使命的 “畫友文件夾” 欄目,我們可以直觀地判斷出,讀者們的興趣除去本職的漫畫之外,還分配給了音樂。

huawang16.jpg愛好:美術,文學,音樂,體育”,都是對當時中學主流價值觀的反抗

那時候我們聊起興趣還不像現在這樣更加的標簽化,所以,“漫畫心情”與 “卡通音樂臺” 兩個欄目孕育而生,選登的作品命題基本上都是圍繞著當時最熱門的金曲,值得一提的是,搖滾樂的露出度反而大大多于打榜的流行歌曲。

yueliang.jpg取自 王菲 “當時的月亮”,作者 ANN

快快打開收音機,收收收到了興奮的消息:

活在中國入世加入WTO前夕,透過互聯網與全球資訊接軌的青少年們,順理成章地讓自己的耳朵聽到了新世代的聲音,囊括了英式吉他流行、朋克、流行朋克、電子、哥特等多元音樂符號的 “北京新聲” 喚醒了沉睡在高考分數線前徘徊的迷茫少年,世紀末獨有的信息化生活方式、卡通化處事原則、時尚化的音樂包裝,順著耳機線與唱片封套內頁,下載到了剛將舊思維舊觀念按住 Shift 永久刪除的審美扇區中。

beijingxinsheng.jpg20年前首發價格高達128元的《北京新聲》,現在只會更貴

在 “北京新聲” 的疆域版圖中占據大半部分面積的朋克和流行朋克率先以集體亮相的姿態,搶占了市場份額,1998年至1999年初,麥田守望者、新褲子、花兒、地下嬰兒完成了對都市年輕人美學土壤的培育,青春年少的迷茫、含蓄內斂的憤怒與卡通漫畫的詩意就像是朋克的三和弦一般向著全國擴散。

beijingxinsheng2.jpg守著每一片金黃的 麥田守望者樂隊

beijingxinsheng1.jpg出道之時,集體以動畫形象示人的 新褲子樂隊

beijingxinsheng4.jpg尚未成年的 大張偉 和 花兒樂隊

1561557493508753.jpg百花深處胡同走出的不光是 陳升,還有 地下嬰兒樂隊

屬于《北京卡通》的 “樂隊的夏天”:

手握畫筆的孩子一樣能接收到搖滾樂的感召,《北京卡通》就提供了這樣的一個舞臺,安排了一場又一場的 “翻唱演出環節”。

有別于能夠每期連載作品的漫畫大咖和一時摸不到方向依舊模仿日本風格的半吊子們,真的可以看到搖滾樂價值觀排布在漫畫格內的新感覺體現。即便刊登的音樂人歌曲命題涉及到流行,那也請放心,至少作者選擇的是楊乃文與王菲這樣的酷女孩。

取自 花兒樂隊 “放學啦”,作者 趙琰:

fangxue1.jpg

fangxue2.jpg

fangxue3jpg.jpg

fangxue4jpg.jpg

花兒2.jpg創作后記里作者談及到自己正在學習電吉他同時希望結識到喜歡搖滾樂的朋友,“瀏覽” 也是隨著互聯網而進入年輕人生活的新詞

取自 地下嬰兒樂隊 “一條腿跳舞”,作者 Chain:

d1.jpg

d2.jpg

d3.jpg

d4.jpg

Chain 算是同類作者中更為花心思的,潛行進入到一個搖滾樂迷的軀殼中。比如楊乃文的 “Fear” 命題漫畫,我們可以看到20世紀末木村拓哉金絲雀發型的日范青年身著 “Ramones” 叉肩 Tee(當然作者寫的是Ramons)。

取自 楊乃文 “fear”,作者 Chain:

fear1.jpg

fear2.jpg

fear3.jpg

fear4.jpg

千禧交替前后,不少游歷于北京市東城區一代的搖滾樂迷大都已經擺脫了被憤怒吞噬的苦大仇深,從469這樣的日范服裝店里找到了店主所兜售的叛逆時尚,新褲子樂隊的第二張專輯 《Disco Girl》 的平面攝影就是最好的例證。

np1.jpg

np2.jpg新褲子樂隊 “Disco Girl” 唱片內頁

現在已經成為一名游戲概念設計師和玩具設計師的 Chain,同樣很懷念那個時代,從高中到大學畢業踏入社會前,自己畫的漫畫里有很多關于搖滾樂的,還記得那時候自己打扮還是個小朋克的樣子,就連沿用至今的筆名ID “Chain” 都脫胎自 JAMC 樂隊的名字,他們的音樂給了 Chain 很多靈感,Chain 早期的作品很多帶有他們的暗黑色彩。Chain 也正好吻合了他自己的姓氏讀音。

1561688593743320.jpg差不多20年前的 Chain

1561690060692962.jpgChain 現在的作品

發表在《北京卡通》的這兩個作品,Chain 已經沒有了原稿,看到我發過去的掃描版,他真的回到了昨天。當時他一直在構思畫個短篇漫畫,正好看到《北京卡通》有個關于音樂的小專欄。熱愛搖滾樂的他出于對編輯審稿要求的考慮,放棄了 The Cure樂隊 的 “Love Song”,選擇創作了我們所看到的 “Fear” 和 “一條腿跳舞”,那時候正值新生代搖滾樂收割學生樂迷的黃金期,更加需要感謝的是負責這個欄目的編輯,沒有退稿,沒有提出任何修改意見,順利發表。

Chain 現在仍然在聽上學時候喜歡的搖滾樂,不過不像原來喜歡得那么硬核,那么徹底了,偏偏他最喜歡的兩支樂隊 —— The Cure 和 JAMC 也在變化,讓他出乎意料的變化。曾經喜歡的 Sonic Youth 和 Smashing Pumpkins 也變得猜不透了。要說其有什么遺憾的事,那就是上個月 JAMC 來北京演出了,不巧生病的 Chain 無緣親臨現場,令其無比悔恨。

另一位經?;钴S在這類欄目的作者是 吳海濤,盡管他繪制的是 Beatles 的 “Yellow Submarine”,但是結尾他沒忘記捎上自己真正的精神偶像 Kurt Cobain。

取自 Beatles 的 “Yellow Submarine”,作者 吳海濤:

wuhaitao.jpg

wuhaitao2.jpg入門級的偶像

Kurt Cobain 的受眾我不知道現在是否還在增長,至少在上世紀到末世紀初,他能當作一個社交話題,從酒桌上菜到回家上床都可以拿他來展開。在漫畫故事征文的活動里,就有過一篇向 Kurt Cobain 致敬的故事《有吉他的夏天很冰冷》,仔細一看,故事的插圖是 尉洪磊 負責的。

bb.jpg《有吉他的夏天很冰冷》

如果你混跡當代藝術圈的話,你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名字,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就是已經解散的 啃卡車樂隊 的吉他手與主唱,前陣子重組的 Joyside樂隊 的《Sunday Morning》和《Fall in Beer with You》都是翻唱自 啃卡車樂隊。

這個漫畫故事征集同樣是有贊助的,美年達 獨家冠名,和給 “樂隊的夏天 ”贊助的 “優酸乳果果昔” 旗鼓相當,同屬果味飲料陣營。歷史和當下還是有著部分重合的相似度的。

未標題-3.jpg那時候 美年達 的蘋果味還不像現在是青蘋果

此時此刻:

時至今日,曾在《北京卡通》上發表作品的不少作者已經告別漫畫創作,投身到游戲、廣告、平面領域,可能忘記了搖滾樂所帶來的繪畫動力,然而,搖滾樂并沒有完全走出當代漫畫人的創作視野,反而與獨立漫畫保持著極為夸張的同步率,旋律左右著情緒的起伏,歌詞意境奠定了世界觀的基石,四位一體不斷發生著創造力的碰撞,互相成就彼此。

2018年,別的次元 發起過一個 #我最喜歡的一首歌# 命題漫畫的系列活動,投稿的作品中,作者們圍繞著 Soft Machine、Jane Wiedlin、Muse、Sex Pistols 的歌曲,有感而發。

1561560767517275.jpg取自 Soft Machine 的 “Why am I so short”,作者 OlgaZ

1561560832815752.jpg取自 Jane Wiedlin 的 “Rush Hour”,作者 雙麒宋

1561561012518845.jpg取自 Muse 的 “Map of Your Head”,作者 Inkee Wang

“六一” 的時候,我去北京的樂空間看了場演出,登臺第一個是簽約在赤瞳音樂旗下的 “暗黑萌系俏皮小清新” 女創作人 —— 養雞,這是我第一次去現場感受她的音樂作品,此前,我對于她的了解都停留在她發表在《MangaSick》上的漫畫作品《阿蓮》,這是一個女吉他手的故事,因為采用的是連載的方式,故事還有后續,非常期待能追完。

1561561417572884.png

1561561408967096.png《阿蓮》節選

“樂隊的夏天” 已經到來,而屬于樂隊漫畫的夏天,卻總是那么的短暫,那么的悄無聲息,淪為掉進漫畫汪洋中的一滴汗珠。也許當流量與熱搜能支撐起若干次 “樂隊的四季” 輪回,樂隊漫畫的夏天才能真的到來吧。

© 異視異色(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及使用,違者必究。